我一直都在

最近实在太喜欢林一木,又酥又甜又虐。

 

所以打了這篇希望大家喜歡,一发完结。

 

人设ooc 剧情ooc

Cp:林一木X李慧珍


最近实在太喜欢林一木,又酥又甜又虐。

 

所以打了这篇希望大家喜欢,一发完结。

 

人设ooc剧情ooc

Cp:林一木X李慧珍

 

 

 

李慧珍和白皓宇在一起两年,一个月前白皓宇向她提分手了。

 

不得不承认,时间和距离是很奇妙的东西,美化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所有回忆,却遗忘那些失落在时光中痛苦。

 

两个人再一起平淡无奇的生活,磨灭了儿时回忆里那仅存的丝丝美感。

 

他们常会为一些无聊琐事争吵,他说她变了在她身上找不到被需要的感觉。与其互相折磨不如分手,还能让儿时回忆画下一完美句点。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挺直了脊椎转身离去,她爱白皓宇,被甩了也要保留下最后的一丝颜面吧!

 

她开始发狠似的工作。

 

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的工作,吃饭,睡觉,呼吸空气,保持清醒,思考问题,按照规划好的行程做事,虽然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忙什么,但是总归是很忙。

 

在沐浴时热水淋头的一瞬间或者笼络睡意上床的时候,李慧珍偶尔会想起那个已经很久没见到有着弯弯的眼眸,永远的带笑的男生。

 

朱英姐说看她分手还这么平静,似乎李慧珍也没那么爱白皓宇!

 

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疼。她只是拒绝承认自己的伤口,不代表他不存在。

 

然后白皓宇说他要回美国了!

 

临行前他说:「慧珍能不能再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跟我去美国!」

 

啊,心跳没有掩饰好,还是漏了半拍。

 

「我知道这些时间,我有很多地方都不好,我会改。」眼前英挺的男子略带迟疑的说。

 

「皓宇,抱歉我想我不能去!这些时间的相处,可以证明我们彼此并不适合。你应该去寻找更适合你的女孩!」她笑的很温柔,像女神。智慧的,令人信赖的,一如白皓宇儿时记忆中的模样。

 

「慧珍,你会怪我吗?」他叫她。

 

「我不会怪你,白皓宇,我只是觉得我们不适合在当爱人。真的,我会一直把你当作是重要的朋友。你应该明白我的。」

 

这一次,她说了一个人回忆交往这段时间的时候,想漏掉又不能漏掉的台词。

 

白皓宇真的明白李慧珍吗?

 

他欣慰的笑,带了内疚的感觉。然后转身离开。

 

不是这样的笑。

她脑海里突然闪现这样的话:

不是这样的笑。

 

如果可以,她还是会继续喜欢他。理由和当初一样,他认真拼命,他勇往直前,他的面冷心暖。他还是她儿时最美的回忆。曾经以为的默契,现在也不是没有了。她还是很了解他。

 

但是很久以前他没有在她转身离开时追上来。

现在即使他想转身,她也不一定就还在原地。

 

「慧珍,副主编欺负你了?」

 

她回过神,才发现朱英姐已经站在眼前。刚刚白皓宇站过的位置。

 

「没有。」

 

「你不要瞒我哦。如果他敢欺负你的话,我会联合杂志社所有人一起来帮你教训他!」朱英握拳貌似生气的说。

 

她被逗笑了。

 

「他说想让我和他一起去美国,我拒绝了,因为我没办法和在和他一起走下去。」

 

「慧珍啊,人生还有好远好远,不管是婚姻、友情、爱情、家庭,尤其是过去式的,也只是人生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发生了就发生了,过去了就过去了,该放下就要放下。」朱英温柔的说。

 

「我没事。」从进杂志社起,朱英就如同亲姐姐般,关心她照顾她开导她,她一直很感谢这一切。

 

「朱英姐!」她忽然叫他,「怎么了!」

 

「……笑一个看看」

 

「笑一个?!」

 

她一愣,接着很配合的笑,嘴角牵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和她平时温柔又有智慧的模样如出一辙。

 

不是这样的笑。

 

她又失神,不是这样的笑。

 

「慧珍,你没事吧?」

 

「没事啊……原来已经那么晚了,我们赶快回家了。」

 

「坐我车吧。最近治安不太好,又那么晚了,上次抢性侵后案的逃犯还没有抓到呢,真是不知道那些警察是干什么吃的!」朱英微蹙着眉,有些生气的说。

 

最后还是谢绝了她的便车。

 

李慧珍走在地铁站里,高跟鞋跟在水泥地面上扣出不大的声响。在空无一人的站台里却显得诡异。

 

然后她又想到那个笑容。

 

她想不起来是谁的笑容。

 

当面前的来人明显的来者不善时,李慧珍才意识到,自己很危险。

 

对方的衣服破烂,手里拿着匕首,脸上有血迹。

 

朱英姐口中的性侵案的逃犯?

 

她没有时间多想,在对方欲上前一步时,转身飞奔跑出地铁站。

 

离开了微弱的光线,外面偏僻的地段仍然没有人。一片黑暗,她疑心自己要迷路。而身后追逐来的脚步声越来越快。

 

黑暗的远处似乎有一道光。

 

她想到了某个人,也像是黑暗中的一丝阳光,在一起的时候空气都会变的很暖让人很心安。

 

寂静里传来刀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她抑制不住恐惧尖叫了出来,幸好只是划伤了衣服。对方终于逼近。

 

「我认得你。」陌生人的声音在黑暗里狰狞的传来。「你是那个记者,李慧珍……对不对?我之所以被逼到走投无路,还要感谢你专业的报导呢……」

 

她在和白皓宇分手后,请调杂志社新闻部门,才待了一个月的时间,不是这么倒霉吧,就这样遇上仇家。

 

李慧珍努力平复自己的声音,试图用心理战术「如果你在这里杀了我,你一样会被抓住,再次进监狱,你还想回去吗?」「当然不!!我再也不会回去!但是我一样会杀了你!」

 

白皓宇在哪里?朱英姐在哪里?林浩哥在哪里?警察在哪里?!

 

如果能回去,她真的要好好赞同朱英姐对警察的批评。但是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人来救她。

 

就算出现那个因为男人和她吵架消失很久不见的闺蜜夏乔也好啊……两个女孩打一个也比自己一个人有胜算。李慧珍有些绝望的想,为什么就是一个人也没有啊?!

 

对方显然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一刀上来。她躲得及时,只扎到手臂。闻到了淡淡的血的味道。眼前银光再次明晃了一下。

 

 

 

李慧珍在十几秒内回顾了自己的整个人生。

27岁,相貌不错,工作表现平平,家世普通,刚刚被甩,常常为了小事大惊小怪,一间大杂志社的小记者。

 

她还没有帮爸爸买新的印刷机。

 

她还没有赚很多钱让妈妈和妹妹过好日子。

 

她还没有跟夏乔道歉,告诉她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谁都替代不了,白皓宇也不行。

 

白皓宇,会失去一个儿时玩伴青梅竹马。

 

杂志社的小伙伴,会失去一个很好的助手。

 

夏乔是会笑她终究不能和白皓宇一起走到最后,还是会难过没了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闺密。

 

 

李慧珍,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话。

李慧珍,其实你很孤单吧。

其实你很失望吧,没有人来救你。

其实你很害怕吧,在最后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她又想到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男生。

 

是谁说,我们虽然没有青梅竹马的回忆,没有十几年的感情,但你有麻烦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

 

是谁说,妳有烦恼的时候,一定要最先告诉我。

 

是谁说,我是查理的天使,也是查理的哥哥。

 

是谁说,只要妳开心,我就会开心。

 

是谁总在自己心情不好,开着无聊的玩笑,然后递上一盒有着奇怪味道的占卜糖果。

 

 

那一刀即将刺下,突然传来一阵枪响,不远处有熟悉的警笛声。

 

她还是活下来了。李慧珍靠着墙,莫名的情绪压着她让她不能动弹不能发出声音。

 

她没有心思想是谁救了她,白皓宇或是夏乔,还是哪个警察。

 

 

有脚步声走近,熟悉也很陌生。

 

终于她不能再压抑,小声的哭出来,恐惧和失落,以及那几十秒的回忆。

 

「林一木……」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叫出那个名字。

 

曾经谁在知道自己可能会出车祸后,骑着摩托赶到,为了她受伤还不告诉她。

 

曾经谁给她勇气,叫她去喜欢的人身边。

 

曾经谁一再对她表白,对着她笑,说只要她幸福就好。

 

他答应她会支持她和爱人白头偕老,他说只要她有烦麻他就会出现。

 

一如既往地帮助她。

 

而又为了什么终于没有出现?

 

「林一木……你在哪里……」

 

李慧珍在黑暗里闭上眼睛,她想起来那应该是怎样的笑。但他却不会再回来。

 

其实我对你的人生一无所知。

 

我一直用最好的朋友为借口,来乎略你对我的深情。

 

 

脚步声停下。

 

面前的身影缓缓蹲下来。

 

「你是在叫我吗?」

 

她抬头,凝视着眼前的男生咬住下唇,拧过头去,藏起眼睛里的水汽。

 

他伸出手抹掉她脸上的眼泪。皮肤摩擦的粗糙感证实了真实。

 

然后他覆盖住她还在颤抖的手,像曾经的时候他一样给了她温暖和力量。

 

 

「好了,没事了……。李慧珍,我一直都在这里。」

 

黑暗里李慧珍借着警灯微弱的光,再一次看到林一木的笑容。

 

 


评论(3)
热度(27)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