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 6

真抱歉!我又懒了,本来答应要更却拖到这么久,接下来我会督促自己努力更文(握拳)


 

 

直到明誠走后,于曼麗才恍恍惚惚地将棒棒糖抱在了怀里,揉揉它那撮一直不听话的毛,房子里顿时安静了。

 

「……我给你泡杯茶吧?热乎乎的橘子皮茶?」明台开口打破了沉寂,「我大姊说,橘子皮茶能帮着稳定情绪。」

 

「不用啦,其实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感觉像是……本来一直侥幸属于你的东西被告知它一直都并不属于你……算了,没什么。」于曼麗笑笑。

 

明台不安地搓着衬衫下摆,眼睛一直暗暗地观察着于曼麗,看上去有点担心。良久後,擰著眉緩緩地說:「你別這樣一直不說話嗎,你和阿誠哥什麼時候認識的?」

 

于曼麗将滑到肩前的头发重新夹到了耳朵后面,一副拼命思索的表情:「算什麼關係呢?兒時的朋友,很特別的朋友。不過他變了好多,和小時候都不一樣了!」

 

「阿誠哥以前没那么高的,皮肤也偏黑,声音也是不久前刚摆脱发育期的公鸭嗓,我敢保证,他以前可没那么好看!」明台像是想要解释清楚什么似的,两只手摆在空中。

 

「哈……」于曼麗看着明台那张像是被撒了西瓜汁的脸,忍俊不禁地笑了

 

 

「喂,笑什么啦!」明台不满地瞪于曼麗。

 

「你刚才……哈哈……真的好搞笑。」于曼麗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明台刚想反驳一句什么,忽然瞥见于曼麗脸上有一缕咖啡色的短毛,像是刚才搂着棒棒糖时不小心蹭上去的。

 

鬼使神差般,明台一步一步走近过去,伸出左手,修長的指節緩緩靠近她的臉頰,想帮着剝掉脸上的东西,指尖离于曼麗的脸只有几厘米了……

 

「嗯?!」于曼麗瞪大了眼眸,忽然扭开头躲了过去,「你要干嘛?」

 

手心出汗,喉嚨乾涸。

 

乌黑的眼睛反常地在浮着一片红晕的脸颊上闪烁。

 

「啊……你脸上,有东西。」明台尴尬地垂下手,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啊!谢谢……」于曼麗这才发现,拿手肘蹭掉了臉上那几撮毛。

 

 

 

他们都没有看见,客厅的落地玻璃窗外,有个女生一直盯着这个方向,行李箱的把手被她紧紧握在手里,拉著行李行走殺出”吱嘎吱嘎"响声。

 

異樣又微妙氣肆無忌憚地蔓延在周遭。

 

两人正尴尬着,门鈴突然「咚咚」地响了。

 

「我去开。」明台蓦地从沙发上跳将起来,像被撒了西瓜汁的脸依旧浮着红晕。

 

刚打开门他就愣住了,门口站着个女生,长长的头发披至腰际,灵动的眼睛朝房子里东瞅西瞅。

 

「谁啊?」于曼麗许久没有听见声音,也跟了过来。

 

「没有没有,一个朋友。」明台慌慌张张地挡在了门前。

 

「诶?那把他请进来啊?放在门外算什么意思?」于曼麗不解地瞪着門口都不自然的明台。

 

「不用了,我们在外面说点事情就好了!」明台说着挤出一个更不自然的笑容,始终将门外的女生隔在于曼麗的视线外。

 

等到门「砰」地一声关上之后,明台才放下心回头和女生说话。

 

「喂!你来这里又是想干嘛!」明台架起胳膊狐疑地看向女生,「你怎么能找到这里?我明明就把高中同学的联系都斩断了的啊。」

 

「我……」女生刚要开口,又被明台挥挥手打断。

 

「我知道,是不是又是我姊姊告诉你的?」

 

「不是,我……」女生方又启了启唇,明台便抢先开口。

 

「反正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难道还不明白?!你把行李箱拿来干嘛?」明台这才注意到女生身后的东西,「嗬!你还想和我一起住?!?

 

「真的不是!」女生终于也不耐烦了,「如果你能让我把话说完,你就能明白……」

 

「明白什么?」明台不解地问。

 

「她是我姐姐。」于曼麗不知何时开了门,此时静静地开了口。

 

「开什么玩笑!」明台不知所措地干笑了两声,「你姓于,她姓程哎!」

 

「是我哥哥從妓院裡把她給救出來的,並收留她在家,我們一直以姐妹相稱。而且哥哥一直供她念書上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被晾在门外的女生终于说出了一个整句。


评论(3)
热度(15)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