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 5

这一天没课的明台在窝在房间打电玩的时候,接到于曼丽的短信差点没吼出来。

 

什么?!因为店里另一个服务生请假,要加班。叫我带着这只猫出去打预防针?!

 

狠狠蹬一眼安逸的窝在沙发上的棒棒糖,愣在是寄人篱下没办法,明台无奈之下艰难地给猫套上皮绳牵着棒棒糖走了出去。

 

套上外套的连身帽走在夜晚有些凉意的街道上,明台也有了那么一丝想念亲人的感觉。

 

五岁时母亲意外身亡,被大哥大姊给收养。

 

二位兄长和大姐对他的宠爱和亲弟也没啥分别。他自幼贪玩惹事生非的坏事干了不少,不似二位兄长样样优秀,愣是让大姊操了不少心,可是也一直按照家里人说的要做一个善良的人的准则活着。

 

真的很用心地生活,即使看不到方向总是在原地踏步,但不断在努力着。

 

低头看看棒棒糖,一像高傲的难以亲近的喵星人,也难得温顺了起来看上去好像也变得顺眼了些许……

 

「明台!」

 

熟悉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格外响亮。

 

「诶?阿诚哥?你怎么在这里?」明台诧异地望向一个人从黑暗中慢慢走出来的少年,两只手插在牛仔裤袋里,看上去格外孤单。

 

「就是出来散散步。」明诚瞄到后方的猫「你养猫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我的猫……是我新室友的啦。」明台没好气地扯了扯还在后方慢悠悠的棒棒糖脖子上的皮绳。

 

「新室友?男的女的?」明诚一听倒是来劲了。

 

「是女孩,你别多想,我们也就只是室友的关系而已。」明台慌忙解释。

 

「我知道了。」明诚盯着缓缓走到明台身边的猫,失神的点了点头。

 

明台正想着阿诚哥今天怎么有点反常,明诚踌躇了一会又问:「你吵着搬出家住,不会就是为了那个女室友吧!」

 

「呵呵……」彷佛被说中心事,明台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你搬新地方,我还没去过带我去看看吧!」

 

「知道了,你有空打我电话,再说吧。」明台一个转身牵着棒棒糖准备到动物医院。

 

「我现在就有空。」一个声音让明台僵住了脚步。

 

打了预防针的棒棒糖,愣是赖在医院不肯下地,不得以只好由明台抱回家。

 

「阿诚哥,坐吧我先喂猫。」侧头看了眼明诚,明台走向阳台倒了盆猫食给棒棒糖。

 

「棒棒糖乖,吃吧。」

 

棒棒糖却只是意兴阑珊地趴在地上,不肯向前。

 

「它一直都是这样吗?」明诚好奇地问。

 

「呵……怎么会。就是有些时候不太听话而已了。」干笑了几声,重音咬在”有些时候”这四个字上。

 

明诚蓦地上前,弯下身抓了一把猫粮将手心摊在了棒棒糖面前,轻哄着说:「来快吃吧!」

 

只见棒棒糖一反常态,”喵喵”地叫了几声,欢快地吃了起来。

 

一旁的明台目瞪口呆。不是吧?阿诚哥不仅受女孩欢迎,连猫都跟着通吃?!

 

明台在内心默默嘀咕。

 

于曼丽一回家,看到了明台身边还站着个陌生的少年。

 

额发有些遮住了眼睛,嘴巴被用力地抿着,可是依旧能一眼看出来他的好看,那种比女生更好看的好看。

 

「你好,我叫明诚明台的哥哥。」

 

好像是看到自己错愕了一下。

 

「你好,我是于曼丽。」

 

「好久不见了。」明镜清澈的目光,勾起于曼丽的千愁万绪。。

 

熟悉的腔调回荡在耳边,沉默了一瞬,直直地凝视着发亮的黑眸,顿了一顿缓慢却又清晰有力地反问:「诶?你是那个时候的哥哥……?」

 

「真的好久不见了!」

 

「恩。」明诚笑着点头,左手亲昵地抚着棒棒糖的脑袋,「你是不是大约在三、四年前捡到的它?」

 

「嗯……好像是吧,不过你怎么会知道?」于曼丽有些惊讶的张着嘴,喃喃地说。

 

「因为,你走以后,本来想一直养着它到你回来,可是我不小心丢了它的啊……」

 

轻轻的叹气声引出了事实。

 

------------------------------------

三年前。

 

明诚的膝盖上坐着棒棒糖,像是和主人一样心情不佳地,它将小小的脑袋埋进爪子间,右腿的伤虽已愈合,但却留下了可怖的伤疤。

 

少年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棒棒糖的脑袋,他的眼睛部分是空洞的,不带有一丁点神采。

 

一个疏忽间,棒棒糖一瘸一拐冲向了人潮涌动的街道。

 

「棒棒糖!」

 

当时的自己,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决不能让自己唯一拥有的和她有关的东西再消失了。」

 

猫咪身形灵活。追逐间,早已没有了咖啡色的身影。

 

焦虑、悲伤、茫然……………所有的感情掺杂再一起,变成了绝望无助。

 

湿嗒嗒的额发垂下来挡住了少年的眼睛,顺着眼睛,顺着眼睛里涌出来的”汗水”一起,畅快的流了出来。

 

 

在他身后的一幢公寓里,棒棒糖匍匐在楼梯间的角落里,可怜巴巴地看着四周走来走去的脚。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收养棒棒糖吗?」于曼丽明白了事情的起因,唇角漾起漂亮的弧线。

 

「为什么?」被晾在一边许久的明台迫不及待地抢先问道。

 

「我被收养后,养父对我不好,动辄打骂。最后为了抵债,把我卖到酒店。两年后,虽然获救了,这两年的经历让我很自卑,于是放纵自己过着很荒废日子。

后来有一天,上楼梯一眼就能看到冷的瑟瑟发抖的棒棒糖。

它热切地看着我,希望我带它回家,于是它一直跟着我走到门口,我却抱着那种自己都被人遗弃的心情狠着心把它关在了门外。

然后那一天,也很巧,暖气坏了。家里好冷,我给物业打电话,他们说在抢修,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于是我窝在被子里,想着自己都那么冷,那么门外的小猫会冷成什么样子呢?

我终于忍不住悄悄打开了门,它还没走,窝在门口的地毯上,见我开门,抬头对我喵了一声……

后来,看见了它腿上的伤,我知道了它是棒棒糖。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没有人陪我说话的时候,在我孤单的时候,又是它出现陪着我。我心里疼的快要活不去的时候,有只小猫其实比我还要弱小,需要我去照顾它,所以……我便养了它。」

 

 

说罢,于曼丽低下头修长的手指轻抚趴在地上棒棒糖。

 

「不过我想,既然你能够来到这里,或许也是缘分吧,就把它还给你吧。」

 

明诚方才一直专注地听着于曼丽说话,一缕一缕的心疼漫进了胸口,良久才开口:

 

「其实,它在这也挺好的。」明诚豁然笑了,握住了于曼丽的手,神情异样温柔「属于我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我想棒棒糖,待在你身边才会继续赋予温暖。」

 

因为对于我来说,终于找回了那个被收藏在记忆里的那个明眸大眼的女生。


评论(3)
热度(23)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