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 4


还是十三岁的明诚站在烫脚的柏油路上。

 

面前的女生伏下身子伸出洁白修长的手有节奏地轻轻抚摸一只咖啡色的猫咪。

 

「你怎么受伤了?」女生瞧着猫咪被电瓶车轧到的右腿染满了鲜血,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担心。

 

长长的头发垂至肩下,乌溜溜的大眼吸引着男孩的目光。

 

移不开眼。

 

明诚挠了挠头,轻叹了口气,指着伏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小猫说:「真没办法,到我家去吧!我来替他上药。」

 

男生掏出口袋里的手帕,简单的包扎猫咪的伤口,抱起猫牵起地上的女生,往明公馆出发。

 

「哥哥帮他取个名字吧!」女生含着棒棒糖奶声奶气的说。

 

明诚瞧着眼前,歪着头沉思了一会,灵光一闪就叫棒棒糖吧!

 

男生笑嘻嘻的说算是纪念我们认识,女生也笑得很开心。

 

那样的相识。

 

从此以后,棒棒糖就变成了维系我们缘分的某种意义上的纽带。

 

帮棒棒糖上药那天以后,她又眼泪汪汪求着他收留小猫,鬼使神差的他居然答应了,好在家里人都不讨厌猫,没引起什么家庭纠纷。

 

相识一段时日,明诚知道了她的身世,父母至小双亡目前寄住孤儿院。

 

女生常吵着要看猫,他只好时不时抱着棒棒糖到孤儿院找她。

 

不知不觉喜欢上了看妳抱着棒棒糖笑的一脸灿烂,妳把脸埋进棒棒糖温软的毛间,妳轻抚着棒棒糖的头……

 

某天之后,妳只是淡淡的告诉我有人把妳领养走了,要到很远的地方,不能再看棒棒糖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对我吵着要看猫。

 

而我却在某一天把棒棒糖弄丢了,我们之间唯一的某种意义上的纽带不复存在。

 

逆着光的少女,裙摆高高扬起,长发就在眼前仿佛触手可及,可是一瞬,她已经消失。

 

在他缤纷的青春中,有太多飞扬,太多精采,太多精采,太多事要做,可当年那个有着明眸大眼的女生,始终占据了记忆里某个角落,悄悄的在他心里生根蔓延。

 

妳去了哪里?

 

棒棒糖又在哪里呢?


-----------------------------------------------------------------------

 

 

「你好,请问要喝什么呢?」于曼丽摆出了一个礼貌性灿烂微笑。

 

客人还没回答,余曼丽盯着男生身上的制服,和胸口澄亮的姓名牌写着明楼两个字。

 

视线相接,于曼丽眨了眨眼,拧着眉一附凝神苦思状,忽然恍然大悟:「你是上次电梯里那个男生。」

 

「我叫明楼,和你念同一所学校是妳学长。」

 

「我叫于曼丽,和你同一所学校念大一,也在这打工有空常来。」

 

咖啡店里澄黄灯光下,于曼丽浓密的睫毛,亮晶晶的眼睛,暖洋洋的一丝一丝渗进明楼的胸口去。

 

明楼凝视着对方,异样的气流在两人交握的双手间流淌开来。

 

「上次我在电梯里发病了,谢谢你帮了我。」女生想起了还未道谢便补充说。 

 

和明台来过那天以后,明楼开始频繁出现在那里。

 

是什么原因呢?

 

「学长要一样的热美式吗?」

 

于曼丽看着手中已经集满的集点卡又说:「学长的卡集满,可以换赠品了。」

 

「你想要哪一种?」于曼丽抬头询问。

 

思索了一阵,明楼似乎不太自在,眼睛不知往哪看似地过分的垂过头,懦懦的说:「白色猫咪那只。」。

 

「嗯,我看看啊……」于曼丽伸手在赠品盒里掏了几个来回,嘴里喃喃的说;「白猫咪那一款……」

 

明楼的头探了过来,似乎想跟着帮忙找。

 

剎时,两人挨的很近,男性特有的阳光汗水味窜进了鼻腔。

 

「……好像没有了哎,最近很多顾客都想要这一款呢,不过倒是没想到学长你会想要这样的动物玩偶。」于曼丽调侃着不禁掩嘴笑了。

 

「不是的。」明楼慌了有几分赧然,「是我大姊,他很喜欢你们店的动物玩偶,因为这个,我最近都被她勒令一定要来这消费。」

 

男生慌里慌张地挠着头,气氛有些尴尬。

 

「我知道了,一样要不加糖的吧。」

 

于曼丽不等明楼回答,已经麻利地泡好了一杯美式咖啡,并且也不忘送上一个大大的微笑。

 

「学长慢用。」

 

男生也禁不住笑了,接过咖啡朝于曼丽说:「学妹泡的咖啡很好喝……」

 

尾音因为转身的动作拉的很长。

 

大蓬大蓬绚丽色彩和样式新奇的烟花争相占满夜空,可你能清晰记住的只有那金红色的第一枚礼花,想要珍藏的也仅仅是它。

 

说不出为什么,明明就是一瞬间,却就是扎根在了心底。

 

至于明楼时常出入这的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赠品还是其他什么的,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或许只是为了女孩柔柔的一句「学长,你的咖啡好了。」 谁知道呢。

 

 


评论(4)
热度(20)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