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11 完结【楼丽/台丽 文】




不知睡了多久于曼丽迷迷糊糊醒来,全身都是滚烫的,皮肉一寸寸全是酥的。她知道自己在发烧,人倦到了极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醒来后,透过窗帘阳光是一方影子,有橙色的光。

 

 病床边趴着一个男子,明楼。

 

 于曼丽觉得口很干,嗓子紧的发疼,想爬起来倒一杯水,水壶却是空的。

 

 挣扎着起来,慢慢走出病房想去外头倒水。

 

 医院的护士倒是挺热情,立马凑上来想帮于曼丽服务。

 

 小护士笑的很开朗:「于小姐妳男朋友对你真好,这些天他一直守在妳病房呢!」

 

 「你送来医院时失血过多,医院血库存不足,还是他给输的血呢!」

 

 「是吗!」她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努力微笑。

 

装好水的于曼丽,没有立刻回病房,一个人散步到医院的大庭在回廊下的石椅上沉思。

 

「醒了怎么不叫醒我?」出声的是明楼,他缓缓踱步坐到她身旁。

 

于曼丽盯着他,他的脸色并不好两颊微微消瘦,说话的声音来有一点哑。

 

「听说你为了我输了很多血。」她伸手握住他的手,语气有点哽咽。

 

「以后别这样了!」

 

「于曼丽,跟我在一起吧!」

 

「你在说什么啊!」曼丽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意料之中的答案。

 

「我再也不想放开你了。不管今后如何,我都在。你不用再害怕有人会伤害妳。」他回握住她的手,神情异样温柔,大手一点点的收紧,将小手妥善的包裹在里面。

 

「你不知道这一次我有多怕,你就这样在也醒不过来了!」

 

生死对他来说其实一直没有明确界限。

 

身为国家特工的他,吃着皇粮,除非枪口生锈,否则至死方休。

 

老人,妇女,小孩,只要动脉里血液仍在流动,为了完成任务就必须毫不容情的下手。

 

执行任务一像不重过程,只看结果。

 

这一次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惊惶笼罩着他,他真的害怕她就这样死了。


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結果,他接受不了。


 于曼丽心跳一滞,只觉得血都停止了流动。

 

细想相识以来的点滴回忆,她生病,他第一个发现;她碰上麻烦,他也能适时解围,每次她一哭,他都能知道。

 

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感动,而到了现在,她没有办法再觉得感动。

 

她管不了了。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失去谁。

 

只是再也不想一个人。

 

这个世界依旧有很多缺陷,也有很多人依旧缚手不前,月亮始终不肯照进情欲深处那道背影,双人枕间隔的空缺也永远无法用爱消灭。

 

等着拖着延着到最后一秒钟,博爱的变成自私,冷酷的开始人性,暧昧的泾渭分明,憎恨的洗心革面。没有时间再去任性,患得患失,或者玩狩猎游戏,也终于要放弃无结果的,吻别不需要的,珍惜仍拥有的,拥抱可相爱的,人。

 

她钻进他的怀里,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扑通,扑通,让她觉得安心。

 

「曼丽。」他的声音彷佛从胸腔里发出来,瓮瓮的。

 

「恩!」

 

「妳的养父,以后绝对不会出现在妳面前了!」

 

她只是贴在他怀里,很温暖,很安静,什么也没说,因为其他事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明楼一个人站在外滩的小河边。

 

想一起放烟花的人。

 

然后他看见了大口喘息着,却倔强站在他面前的于曼丽,纤细高挑的身影,黑发末端残余夕阳隐隐的光。

 

没有平时的温柔形象,长发被汗打湿,一缕一缕的粘在皮肤上,鼻子却被冻得通红。

 

「等我好了以后,我们再一起放烟花吧,就为我放的烟花。」她说。

 

并没有像言情小说里微笑着伸出手的情节。

 

明楼忽然蹲下身子,头低低的垂着。

 

于曼丽窘迫的走上前几步,手足无措。

 

明楼垂着脸,一只手紧紧握住她伸过来的手。

 

「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别看我……」

 

「啊?」

 

「你别盯着我看!」原本应该是恶狠狠的语调,却带了点闷闷的鼻音,听起来像小孩子在撒娇一样。

 

虽然遮住了脸,没遮盖住的耳根却很明显的红了一片。

 

那种热度彷佛透过了他的手心,传进她的身体里,初恋似的面红心跳。

 

砰砰砰……夜空上璀璨的烟花,又一明一灭的亮了起来。

 

完结


 

真开心终于写完了,回头看其实后面收得并不好,有越写越ooc的倾向,不过其实写文不ooc也不好玩了是吧!

 

重点是我又可以开新坑了,有人要提供脑洞吗?


评论(5)
热度(26)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