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10【楼丽/台丽 文】



天气冷 又犯懒 


更文越来越慢了= =


 

  隔天一早,饭桌前明镜、明楼、于曼丽一开始都沉默着并不说话。

 

 「曼丽,既然来了就住下来好吗?」急性子的明镜打破沉默微笑对她说。

 

「明董事长,我……」

 

没等曼丽说完,明镜一口打断她说「叫我大姊,还有就住下来好吗?」

 

「明台和锦云出国玩了,我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怪孤单的,全当留下来给我作伴好吗!」

 

「就住下来吧!」明楼也开口留人了。

 

「好吧,谢谢你们。」于曼丽点了点头。

 

 之后,明镜早早吃完早餐出门去了,临走前来不忘交代明楼要带着曼丽到百货公司多买几件新衣服,四处逛逛走走。

 

 吃过饭于曼丽到不急着出门,她仔细地瞧着壁炉上方大大小小的黑白照片,是明家众人和朋友的合照。

 

 于曼丽最喜欢的一张旧照片,明镜的半身像,黑眸明净清澈,隔着镜头都能感到灵秀逼人。

 

 她说:「你姊姊生的真好看。」

 

 「好看吗?你没见过她发起飙来的样子,可怕。」明楼不以为然的说。

 

 「那铁定是你不乖吧!」

 

 「那你说说照片里我好看吗?」他忽然凑近她,笑的很坏。

 

 于曼丽微楞看着他越发靠近的脸庞,脑中忆起接吻的时候有轻微的刺痛,随后挑眉轻笑着「不好看,一脸汉奸样。」

 

  明楼有些气恼的敲了她额头一下:「你现在也学着会笑话我了。」

 

「大姊让你带我出门,你还瞎磨蹭什么走吧!」于曼丽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

 

平静的载明家过了几日,些许暧昧的暗涌,在忙乱和时间流逝里慢慢沉淀成灰色的留白。

 

对于她来说,明家人算是意外中的意外。

 

明台很天真,很懵懂,来去随意。

 

明楼很聪明,很英勇,有的时候还有点狡诘。

 

至于明镜,很热情,很热情,真的像亲妹妹一样关心她。

 

这样的日子,好的让她想将时光停在现在,不再像前。

 

这一日明镜从公司回家便拉着曼丽和明楼外出,说准备去吃餐厅,明楼开着车明镜和曼丽坐在后座。

 

路间,明镜拉着曼丽的手笑着说:「你要是能一直留在明家,那该多好,是吧明楼。」

 

于曼丽但笑不语。

 

黄昏时分车堵的厉害,简直是一步步往前挪,三个人在车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话家常。

 

开了好一会,终于抵达目的地。

 

于曼丽刚下了车,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绕道她身边「好久不见了,锦瑟。看来你过得不错,借些钱来花花吧!」

 

恶魔般的声音让于曼丽浑身战栗了一下,背脊挺的笔直,那人趁她还没回应突然伸出手抢走于曼丽手上的长夹撒腿就跑。

 

余曼丽吼叫了一声「为什么你还没死,为什么?」明楼和明镜完全没反应过来,于曼丽就追了上去,明镜急的连声大叫「曼丽!快回来!别追了!」眼睁睁看着曼丽越追越远只得使劲叫「明楼你快追上去看看,快!」

 

曼丽一股脑的追了上去,横穿街道紧追不舍。那人看到胡同口,一下就窜了进去,曼丽没多想又追了上去,穿着洋装的她行动并不便利,一段路后她累的直喘气。

 

那人跑着跑着发现,那条胡同是个死路,一下子停下来转过身来,瞪着她。

 

那人恶狠狠地道「锦瑟,老子不就跟你借点钱花花,至于这样穷追不舍吗!」

 

「你为什么没死,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活着!」于曼丽冲着他大声的吼叫。

 

「妈的,你是老子养大的竟敢没大没小。」

 

那人一下拔出柄尖刀,曼丽也不害怕和他扭打了起来,倒底学过功夫此刻于曼丽并未落得下风。

 

此刻已毫无退路,那人丢下尖刀一不做二不休发狠的从怀里摸出柄枪,随即朝她手臂开了一枪,她手臂顿时时鲜血直流。那人之后便抬脚在她肚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她疼的冷汗直冒,眼前一黑,那人又飞起一脚,将她踹倒在地上。

 

曼丽伏在地上直喘气,那人又逼向前来,枪口向着自己,似乎想一枪了结她。

 

曼丽眼尖,看到他身后有人影一晃,有人来了,立刻放声大叫「救命啊!」

 

是明楼。

 

那人一见情势不对,拉起了于明曼丽枪口抵在她的太阳穴,示意明楼不可轻举妄动。

 

「放了她,我可以饶你不死。」明楼一字一字地说着,脚步不紧不慢的逼向前。

 

「得罪了我明楼,我保证让你在全中国都混不下去。」明楼表情阴狠的说。

 

明楼直直向前,那人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深,一哆嗦推开了于曼丽转身撒腿就跑。

 

明楼扶起于曼丽的身体,曼丽这才觉得手臂疼的厉害,用另一只手一摸全是血。

 

「明楼!」于曼丽强撑起最后一丝意识抬起眸子,眼神中是绝对的坚定,「他是我养父,你能不能帮我杀了他。」

 

他是她最大的噩梦,从小受尽他的毒打虐待,沦落风尘被人欺辱,这都是她不能忍受的。

 

感受到怀里人的颤抖,明楼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好!」












评论(8)
热度(35)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