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9【楼丽/台丽 文】

发文惹



明家大门口

 

明镜明楼和于曼丽僵在大门口,气氛有些窘迫。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明镜盯着于曼丽皱着眉,努力搜索脑中仅存的记忆。

 

就在于曼丽还不知怎么回答时,明镜突然说「在港大门口。」

 

「明董事长您的记性真好。」曼丽笑了笑没有否认。

 

「大姊,别光在门口说话了,先让我们进屋吧!」

 

「那快进来吧!」明镜热情的招呼着于曼丽。

 

「阿香,你带曼丽上楼去客房先洗个澡,她刚吹了风别在着凉了。」

 

曼丽上了楼,楼下的明楼和明镜的再发沙上尴尬对视着。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啊?」明镜瞇起眼一附要逼问到底的架式。

 

明楼微叹了一口气「说来话长。」

 

「那就从头说。」

 

瞧自家大姊不依不饶非要逼问到底的架式,明楼只好说「她是王天风死间计划的死棋,不过我救了她。我把她安排再咱家在法国的别墅。」

 

明镜恍然大悟「所以在法国你们一直住在一起。」

 

「没发生点什么?」明镜狐疑地说。

 

「不能说什么都没有,不过我们心里都有一些过不去的坎。」

 

「曼丽身世坎坷14岁沦落风尘。之后虽然被救,救她的义兄却被人所杀,为了报仇她重入风尘手刃仇人,之后成了死囚。后来军统的王天风救了她。把她培养成特工。」明楼一口气说完曼丽的遭遇,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明镜静静的听着明楼把话说完,有些难以置信。原已为自己17岁丧父被迫接下明家庞大家业,照顾两个幼弟长大成人,还要时刻提防仇人的狼子野心,已是坚强至极,想不到这个女孩的遭遇,比自己还要悲惨的多。

 

明镜忽然伸出手去,轻轻的“啪”一声拍在他脸上。「你大姊我不会是那种会嫌弃人家过去的人,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如果喜欢人家,千万别再放弃了。」

 

当姐姐自然知道弟弟一直以来的心结又说:「明楼,你和曼春只能是有缘无分,该放下就要放下,人要向前看,你说是吗!」

 

明镜笑着说:「余曼丽,我瞧着是个好孩子。」

 

「明台都成家了,现在就剩你了,早点让我省心可以吗!」

 

明楼无奈地喊了声「大姊……」

 

就在明楼不知如何回答时,阿香端来了姜汤「大少爷喝碗姜汤吧!」

 

「我先端上去给曼丽喝吧!」

 

于曼丽喝姜汤的时候,明楼顺手拿过一条毛巾帮他擦干头发。

 

优秀睿智的他,在他家房间帮自己擦头发,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于曼丽始终不敢忘记,越美好的东西越不能轻易碰触。

 

为他的存在感到不真实。

 

为两人间竟然熟识至此感到不真实。

 

为修长的手指滑过耳间而感到不真实。

 

「你在发呆?」觉察到曼丽的喝姜汤动作停滞下来,明楼将身体转到前边去看她。

 

浅色的嘴唇开合。

 

未净的青色的胡茬。

 

 「于曼丽?」

 

理智被声音唤回,于曼丽的脸忽然腾的烧起来。

 

「你在想什么?」盯着她的眼睛,明楼不依不饶的问。

 

「想问你要不要也喝一碗姜汤。」于曼丽尽量面无表情的回答,还是被他注视的脸越来越红。

 

视野里只剩下明楼渐渐上挑的嘴角。

 

想逃,却被男人的双臂禁锢在化妆台边,双手畏缩推不开厚实胸膛。

 

心乱如麻。

 

「明……」

 

「我好像越来越放不下你了。」炽热的气息吐在她耳边,耳珠开始如风吹一样掠过全身肌肤。

 

「不要喜欢我,我们就这样当兄妹就好。」兀自睁大眼睛,于曼丽镇定的说。

 

「我不配拥有幸福。」

 

「曼丽,你哥哥曾经和我说过,他有一个妹妹很聪明,又漂亮。」明楼慢慢的开口。

 

「你认识他?」于曼丽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他和大姊一样,是共党同志是红色资本家。」

 

 有一次直行任务的时候,他告诉我,其实我还有一个妹妹,很聪明,又漂亮。语气里有掩盖不住的骄傲。

 

「你哥哥一定用尽了所有方法保全你,并且希望妳可以一直幸福。」明楼淡淡的说。

 

于曼丽看向他,他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没有人不想幸福。


只是生离惯,哪知死别难。

 

「还有我好像喜欢你。」毫无预警的,明楼笑了,眼角眉梢全是满满的,少年般的清澈笑意。

 

于曼丽楞了三秒种,很好看的笑容,由于不常笑,所以更显得好看。

 

甚至带着蛊惑的味道。

 

「曼丽……」他喃喃的念着她的名字。

 

视野范围逐渐逐渐被明楼全部占满,直至嘴唇上传来轻轻的触感。

 

很轻的一个吻,几乎不能算做是吻,不过是简单的接触。

 

却有延烧的火从唇瓣开始蚕食进身体里。

 

于曼丽很努力的推开了他,他眼中还有迷乱的茫然:「我要睡了,你出去吧」

 

即使关上门,体温依旧在上升,空气里流转温热又暧昧的气息。

 

令她彻夜难眠。


评论(32)
热度(48)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