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7【楼丽/台丽 文】

 

发新文




不久前刮了一场大风,折断了那棵长得最大开的最艳的郁金香。

 

她却始终没有把折断的部分摘下来。

 

摘下断枝就能重新生长。

 

可是人都是这样,即使知道已经无力挽回了,却无可救药的踌躇在原地,没办法折断一种心情。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呢?」明楼问。

 

上学的时候被名义上的兄长拉出来,说是有重要的事结果是在巴黎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

 

「翘课翘班的时候一定要拉一个人垫背,这样心里才比较舒坦。」他一副

理所当然的样子,讓于曼麗有些好笑。


 「大哥怎么这么闲?」于曼丽秀眉微挑,似笑非笑。

 

「闷,就想出来晃晃!」

 

汽车停在一边,两个人靠在乡间的护栏上吹风,一人喝着一罐冰啤酒。

 

「明台被大姊叫回国了,你昨晚喝醉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出来走走心情就能好好些。」

 

于曼丽微愣忽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可是余曼丽什么困难没受过。」于曼麗笑著頓了頓又說「其實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明楼奇怪的看着她,大概在他这一生,从没有人问过这样复杂的问题。

 

为什么呢?

 

身为一名优秀特工的他,其实没有太多时间思考为什么?

 

黑与白,是与非,生与死,杀或不杀,爱或不爱,没有考虑,没有但是,没有等一下,没有为什么,没有中间地带。

 

而他面前的于曼丽,像蜷成一团的刺猬,外表看上去睿智坚强的样子,其实是紧紧藏起了柔软的腹部,害怕被碰触。

 

不太相信人。

 

不轻易相信爱情。

 

恶毒的养父,死去的兄长,女孩躲在墙角哀哀的哭,心被泡在死水里泡出僵硬的壳。

 

越渴望爱,越怕被爱。

 

越美丽的东西她越不可碰。

 

只能睁大眼睛问为什么,不等答案就眼已垂落,耳已闭锁,嘴已沉默。

 

 「只是觉得没法办法放着不管。」

 

放着不管的话,这个人一定会崩坏掉的,有这样的预感。

 

「第一次见到妳的时候,就觉得不能不管。」啜一口啤酒,明楼静静的说。

 

「啥!」于曼丽摊手耸肩,「我看起来有那么娇弱吗?」

 

「不是,只是觉得不能放着不管。」和女孩争论向来不是他的强项。

 

没有预警的,明楼一把拉过她,抱进怀里。

 

胸腔内的跳动逐渐变得平稳,甚至能够回抱他的肩膀。

 

「你看那边那对情侣,好恩爱的样子,在大街上诶!」听见过路人传来的调侃言语。

 

这不是爱情。

 

也不是友情。

 

是什么呢?

 

用力的抱着,紧抱到几乎要被对方勒断的程度,在窒息一样的苦痛里觉得无比的安心。

 

回去的路上,明楼一直都很安静。

 

安静的侧脸看起来很有些陌生,眼神里交织着难以捉摸的复杂黑白。

 

黑色风衣,明媚阳光,微微的刺眼。

 

于曼丽轻轻握住他的手。

 

乡间的氛很宁静,身影被夕阳拉的很长,松松的牵着手的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摘下断枝就能重新生长。

 

只靠植物自己,是无法摘下断枝的。

 

尽管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她却衷心的祈祷着这个有温暖右手的男人能够幸福。

 

-------------------------------------------------------------------------

 

「曼丽,你喜欢他什么?」

 

于曼丽做菜的手停顿了一下,依稀感觉这个问题他问了不止一次。

 

「难道你不喜欢他了?」心里对这人的不识相有点生气。

 

「那你呢?」

 

「我?」明楼有点疑惑。

 

「76号的那个女特工,我和明台出任务的时候碰见的,明台称她为未来的大嫂?」于曼丽微笑解释。

 

「你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

 

看见明楼瞬间僵硬的笑容,于曼丽有一种报复似的快感,然而又开始迅速的失落。

 

「对不起。」她低声说。

 

「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明楼左手撑着下巴,手里捣股着一颗苹果,也不吃也不放下 。「我也不知道。」她平淡的回答,

 

「可能是他教会我要放下过去才能勇敢吧。」

 

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勇往直前。

 

一直很勇敢,给了她往下走的勇气。

 

只可惜她是站在后面的人,明台可以带着她往前走,却不会追寻她。

 

「傻女孩。」明楼把手按在她头上,笑了。

 

明楼和汪曼春,余曼丽和明台。

 

也许不是单纯的爱和喜欢那么简单,他们是黑暗内心里唯一的光刺,挥之不去的时光和情绪从鼻腔吸入身体,潜藏在血液里,再逐渐演变成不能言说的悲伤。

 

 


评论(3)
热度(46)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