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6【楼丽/台丽 文】



发文发文

 

*本篇台丽纠葛无明楼

 

 

上了一天的学,夜幕缓缓降临。

 

于曼丽漫无目的的在街头闲晃。

 

不想回家,不想见到任何与他有关系的人。

 

扯了扯咖啡色风衣外套的下摆,法国街边橱窗里摆着当季的新款的洋装和亮眼的高跟鞋。

 

皮包,香水,高跟鞋,项链,耳环,华丽的洋装,隔着明亮的反射玻璃,她把双手插进风衣的兜里,静静的透过自己的影子看着所有不属于她的奢侈。

 

「小姐要试一下吗?是新进的货噢,小姐你这么漂亮,穿出去约会男朋友一定很喜欢。」

 

涂着明亮唇彩的嘴里重复着相同的恭维话语。

 

明明知道是假的,却仍然有少女心的小小的希冀涌流出来,指尖冰凉,头脑滚烫的涌流出来。

 

于曼丽无奈的笑笑,转身离去。

 

晃到巴黎某著名酒吧,男男女女人山人海,调笑声喧嚣声充斥在耳边一切如梦似幻。

 

她在空的位置坐下,一旁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明台。

 

片刻沉默,两人间游荡着微妙的气氛,甚至连一像开朗得明台也找不到无关痛痒的措辞。

 

接触到明台不安的目光,仿佛赌气一样,于曼丽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啤酒。

 

冰凉的微苦的液体沿着喉咙一路燃烧下去,挥发在身体里,头脑就开始变得不清醒。

 

一杯又一杯。

 

犹豫不决的眼神,满怀心事的垂眼,晕眩中只觉得成千上万黑色眼珠正在交互的转动。

 

「曼丽?曼丽?」明台的声音。

 

「妳醉了,我送妳回去吧。」有力的臂膀把她扶起来,肌肤接触的地方一片滚烫的温热。

 

声音很好听,他的脸在阴影里,彷佛暧昧不明。

 

一路穿过昏暗的长廊,画了华丽烟熏的女子斜倚在吧台,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嘴边有轻佻的笑,谈情的谈情,引诱的引诱,像喧嚣的梦境。

 

直到出了酒吧的门口,冷冷的夜风吹在脸上才消散了一点酒意。

 

「你怎么喝这么多!」指责的口吻却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就染上了几分温柔的色彩。

 

想开口却说不出话,想微笑却变成咬唇,想凝视却移开了视线。

 

从明台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她黑色的长发,飘散着亲吻风舌。

 

「曼丽,跟我回去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明台说。

 

良久,沉默。

 

「恭喜你啊,听说你马上就要办婚礼,到时候记得发喜帖给我。」她笑着却感到胸口隐隐作痛,五脏六腑都在抽搐,彷佛声音都变了调。

 

他忽然伸手,仅仅箍住她语气哽咽「可是我还是放不下你。」

 

她慢慢伸手环着他的腰,想着当年初遇时分,那样神采飞扬的男孩,人生于他是那样天高海阔,他们本不该相遇。

 

没有她,他都可以过得很幸福,现在过去未来都是。

 

「赶紧回去吧,听说明董事长打了很多电话找你。」

 

「回去以后,和她好好过。」

 

「明台,我们在也回不去了。」她语音凄凉一字一顿的,清晰又有力的宣示。

 

静默,他无力的松开手苦笑「车停的有点远,你醉了,我背你过去吧。」没等她反应过来,明台就已经背起了她。

 

鼻尖是淡淡的古龙水和酒的味道。

 

扎人的头发,冰冷的耳朵,温暖的背,强壮的手臂。

 

手指不由自主的握紧又彷徨松开,心里一块一块软软的塌陷下去,酸涩的,潮湿的,甜蜜的,疼痛的,委屈的,绝望的,浓烈的,汹涌而至的感情把原本清静无为的心冲刷得沟壑难平,潮水一样让自己负荷不来,只能从眼眶里满出来。

 

嘴唇张开,声带却好像养了青苔。

 

这地球上大概有成千上万人可以勇敢的告白。

 

可她于曼丽却不是成千上万里任何一个。

 

她的过去太不堪太黑暗。

 

已经,不再是奋不顾身的年纪。

 

已经,远离了她奢侈的青春年少。

 

已经,习惯了想要尽力抓住的东西,握于手中却流失于指缝,空剩一片沉默。

 

远处开了强光的车灯,在眼角余光里缓慢的逼近。

 

笔直的照进她的瞳孔里,再照进他的瞳孔里。

 

那一瞬间刺目强烈的光,在视网膜上留下依稀的残余光影,照进心脏最里面最里面的地方,照见她心里那个人影,她缄默下无力的秘密。

 

然后,再把她的情感照进他的眼睛里。

 

明台。我喜欢你。

 

真的好喜欢你。

 

眼泪肆无忌惮的流出来,渗进发丝,打湿他的肩窝。

 

如此狼狈的,喜欢你。

 

「下雨了,抓紧我啊。」天空落雨不似预期,明台背着她开始小跑。

 

一面感受他的心跳,一面泪流不止。

 

于曼丽知道洗去泪痕,第二天她就又还是那个坚强的于曼丽。

 

只是她认真的想过,如果他们到达之前,世界消失,不复存在就好了。

 

有点越写越纠结了==


评论(15)
热度(41)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