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4【楼丽/台丽 文】

發文囉


「曼丽,你怎么了?」语气满是激动,终于找到她了。

 

明台焦急的声音把于曼丽从身心疲惫的神游状态拉回现实,她眨了眨眼睛,有些虚弱的喃喃了几句「没什么」,一边扶着旁边的柜子站起来。

 

只转头看了明楼一眼。

 

明台大概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厉声责问:「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你们又在做什么?」

 

沉默。

 

「我只是不小心摔碎了杯子,捡碎片的时候划伤了手而已。」

 

「不要紧吧,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凉……」明台本想查看她的伤口,

卻對冰涼的觸感感道詫異,然后宽厚的手掌抚向她的额头,想要确定一下她的热度。

 

这么做的时候,就听见明楼冷冷的声音:「你不是想知道于曼丽为什在这?」

 

气氛又开始变得僵持,硝烟味和淡淡的血腥味充盈着整个空间。

 

 「你们是什么关系?」明台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

 

「明台……」于曼丽在后面拉了拉他,刚开口想解释的时候却听见明楼波澜不惊的答复。

 

「城楼出事的时候,是我救了她,现在我们住在一起。」


一贯波澜不惊的语气,听在明台耳里却像是挑衅。

 

「为什么不告诉我?」明台怒不可抑的朝着兄长挥了一拳。

 

于曼丽只感觉自己的头「"轰"的一声」血液纷纷上涌,指尖冰冷的可怕。

 

「你又为什么要躲着我……」

 

明台转向于曼丽双手紧紧钳住她肩膀,劲道大的仿佛要陷进肉里。

 

疼痛感。

 

黑得如同盲眼的长发,头顶倾泻下来白炽灯的光,咖啡色风衣下白色的套装,更加显得于曼丽的脸瘦削而苍白。

 

三个人,一台戏。

 

在明台的世界她一直是个过路的配角,茫茫然被拉到舞台中央,全身都无所适从。

 

她并没有做什么坏事。

 

她没有错。

 

却无法抬起眼睛去正视。

 

「那你又算是她什么人?」明楼从后面走过来,顺手扶了一把于曼丽摇摇欲坠的身体。

 

这句话让明台好似触电一般松开了手。

 

「朋友……生死搭档……」这么说的时候,于曼丽的头垂得更低,而明楼则略略眯起了眼睛。

 

明台觉得嘴里似乎有点发苦。

 

想责怪他们说谎。

 

却又没有这样的立场。

 

只是朋友,只是朋友,只是朋友。

 

 不是不明白于曼丽喜欢着自己。

 

总觉得无论任何时候,她总是会站在自己身边。

 

微笑的,聪慧的,于曼丽。

 

明台罕有的沉默了,他没有看于曼丽,没有看明楼,就这么沉默的,走了出去。

 

于曼丽紧紧的咬着嘴唇,直至苦涩的血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明台没有回头。

 

他只要回一下头,她都会像从前一样,继续陪伴他,继续爱下去,继续漂亮的笑下去,如同冬天饮雪水。

 

即使知道他对自己的好只是憐惜。

 

即使知道他爱的始終不愛自己。


他爱的那個未婚妻聰明漂亮,最重要的身家清白。

 

不像她……..


如果不是因为爱,谁又情愿照耀他人让自己悲伤。

 

可是他没有,最后一点希望的微弱火光,渐渐黯淡下去。

 

「曼丽,你在哭吗?」明楼低下头看她,狭长的黑眉皱在一起。

 

男人的手臂从后方环抱上来。

 

余曼丽直直的站着,推开明楼的手,独自一人走进了房间。

 

她是于曼丽。

 

坚强的于曼丽。

 

所以不需要安慰。


三人大亂鬥XD



评论(15)
热度(47)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