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3【楼丽/台丽 文】

新文到



「明台,你和程小姐到底怎么回事……」

 

「你有好好跟人家道歉吗……」

 

「你千万别辜负人家啊……」

 

「你这样我怎么跟你死去的娘亲交代……」

 

听着自家大姊不停数落自己,明台好看的脸全都皱成了一团。

 

连忙笑着搂着明镜的肩说:「姊姊交代的我都听进了,真的我会好好跟锦云谈的。」

 

「真的……」很显然明镜不相信。

 

「保证。」明台挤出了一个可爱的笑脸举起手掌,做了一个发誓的样子。

 

叹了一口气忽然嚴重忌妒自家大哥在法国的阳光和美女。

 

最重的是没有姐姐的唠叨声。

 

----------------------------------------------------------------

 

在法国的日子,于曼丽觉得挺舒心。没军统没共党没日本人不必勾心斗角,人在坚强都会累,她也是。


其实当初明楼安排她出国,还是有点小抗拒,毕竟人生地不熟,但转念一想她什困么困难没经历过呢。

 

只是法文还是特别的难啊,独自生活了四个月,法语也只学到基本沟通的程度。

 

除此之外什么都很好。

 

就是回到家孤单了些,所谓的家是明楼给她安排的房子。

 

他说,這是明家在法國的別墅。邻着湖畔,四周还种着漂亮薰衣草,在阳光的照耀下还能嗅到淡淡的花香。

 

意外果然来的特别快,这一天于曼丽打算出门的时候,撞进了一个人的怀抱。

 

明楼。

 

「明长官……」视线相接,气氛有些异常。

 

「有些工作要处理大概会在这住一阵子,你要上学吧,回家说。」

 

送走于曼丽,明楼整个身体瘫进了偌大的沙发里,闭目养神。

 

当然不能说他是逃来这里的,没错是逃。自家大姊眼见小弟婚事有着落了,就把目标动到他头上,成天数落他老大不小孩不还家,还四处积极的给他搜罗对象见面。

 

头疼啊。

 

叱咤上海滩的明长官,唯独拿自己大姊是毫无办法。

 

其实他不是没地方去,但鬼使神差的就到了法国,然后就想来看她。

 

只是莫名的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明楼盯着一桌子的饭菜,还有旁边的人面色红润略显丰腴,比初見時面色苍白院奄奄一息的样子好的多,看来她在法国过的挺好。

 

「明长官,请用。」余曼丽微笑着。

 

「和明台一样叫我大哥吧!」

 

「好。」点了点头。

 

「有些工作要处理,可能还要这留一阵子,这段时间我们要一起过了。」

 

「喔!」

 

  一起住的日子,于曼丽一如既往天天出门上学,有时于曼丽会像他请教难的可以的法语,有时候在她出门要去超市,明楼会自告奋勇的要陪她去,理由是怕她遇到危险。

 

虽然这时候余曼丽都会很像吼他,她以前可是军统特工能遇到什么危险。

 

不過女孩誰不喜歡被關愛呢,所以她也沒強力拒絕。

 

这一天在学校留的晚了,回家的时候,不小心踉跄了一下。撞到了旁边的茶几,

连带着许多课本和茶杯乒乒乓乓的摔碎在地上。

 

揉揉一跳一跳疼痛的太阳穴,余曼丽叹口气,蹲下来一片片的开始捡玻璃渣和课本。

 

恍惚中听见脚步声。

 

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

 

散落一地的碎片努力折射白炽灯的光线,然后在苍白透明的底色中映照景色,仿佛她被四面楚歌的包围。

 

「曼丽。」一字一顿的,熟悉又陌生的声线。

 

她此时身体疲惫,头脑钝痛,真想就此长睡不醒。

 

「你怎么了?」面前的人蹲了下来。

 

她怔怔的看着突兀出现在眼前的暗黑色风衣的下摆,目光上移,刚好对上明楼凝视的眼睛。

 

他好像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你怎么了?」

 

玻璃碎片发出小小的扎人的声音。

 

她回过神来才发现的自己一只手掌被碎片划了一口。

 

「你疯了!」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掌流出殷红的血,明楼焦急的在身上摸索有没有带药用品。

 

两个人挨的很近,连灯光也变得暧昧不清,甚至可以看清长长的睫毛在灯光映射下投下的阴影,一丝一丝,还有交缠纠葛着的短促呼吸。

 

有那么一瞬间,谁也没有动,也没有人说话。只是看着彼此的眼。她的惊疑不定,他的深不见底。

 

就在谁也没注意的时候,外头的门打开了

 

「你们在干什么?」明台奇怪的看着地上的两人,眼光停格在发愣的于曼丽身上。

 

瞇起眼,是余曼丽呢。

 

 

明台捉姦在床了(大誤)




评论(9)
热度(75)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