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2【楼丽/台丽 文】


今天圣诞夜大家圣诞快乐

 

普通人的日子,倒也是挺忙碌。上学做作业,和同学们联谊。一周一周的日子,过的很快。虽然不知道在忙什么,但是总归是很忙。在沐浴时热水临头的一瞬间或者笼络睡意上床的时候,于曼丽偶尔会想起那个已经很久没见的救命恩人明楼。

 

昏迷了三个月,休养了五个月。到底是练过功夫的,于曼丽身体渐渐恢复,但据医生诊断,伤势过重不免落下病根,从今往后需好生调养。

 

五个月来于曼丽见明楼的机会寥寥可数,更多的时候来医院看她是他的跟班阿诚。

 

来看她是挺好,可每次来都带来一大包补药,嘱咐护士让她按时喝下。

 

「喝了!」

 

看着护士刚煎好由阿诚端来的一大碗黑乎乎药汤,散发至鼻尖的浓烈苦味,于曼丽秀眉微拧。

 

她自小怕苦所以讨厌喝药,真的讨厌。

 

看着坐着病床两眼直勾勾盯着她喝药的阿诚哥,于曼丽轻叹了一口气,不只一次想生气吼他,怎么你这么闲呢?。

 

她可是于曼丽,几碗补药不喝也无妨吧。

 

「大哥交代一定要亲自看妳把药喝完才能放心……」

 

「是吗?那为何他不亲自来呢?」


「喝了药吃颗糖吧!」明诚从口袋里拿了一盒糖,面无表情的哄着。


 「等于小姐身体恢复,他会来的。」也就是随口一问,想不到阿诚倒是答的干脆。

 

没几天后,明长官果然亲自来到医院,自然是为了来看了在城楼下身受重伤被他救下来的于曼丽。

 

「听阿诚说,于小姐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是……」

 

「要不通知明台吧,他很担心你呢?」

 

「不要。」于曼丽口气坚决。

 

她的反应倒是有些出乎明楼意料之外,先前没告诉自家小弟是因为他没把握医院能救活她,担心明台在一次失望,现在是她求自己不要告诉明台,为什么呢?

 

她嘴里有些发苦:「他都有了未婚妻,我不愿插进去横生枝节,让他难做就这样当作我死了吧!」

 

「那妳之后有何打算呢?」明楼面色平静,并不反对她的决定。

 

什么打算,于曼丽抿紧了嘴,不知该如何回答。

 

时间漫不经心的倒流回某天午后,那个在她快要死去救她回来的于家哥哥曾经握着她的手说:「曼丽,人要学着为自己活。」

 

他的笑容清澈而美好,没有一丝的私心。

 

为自己活吗。

 

「我只想离开这做个普通人,像一般女孩一样上学,天天和同学们逛街聊天,过简单的生活。」

 

看似普通的愿望,对于曼丽来说却早已是遥不可及的奢望。

 

一步踏差步步错,还能回到从前吗?

 

「好,我帮妳。」明楼微笑着,同样握着他的手。干燥温暖宽大的手的手掌小心翼翼的覆盖下来,指腹結著薄薄的茧,轻擦过她手背上的肌肤,带来新鲜的粗糙触感。

 

明楼的手一点一点收紧,妥善而温和的把她包围在小小的空间里,于曼丽清晰的感受到指尖上连着心脏的脉搏跳动。


本篇楼丽 微诚丽 希望大家还喜欢吧



评论(11)
热度(45)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