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在 就是最好的时光

被最近的燕楚剧情 虐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只好写文来疗愈自己了

 燕楚纯日常文  

 文笔不古风 大家将就看吧



---------------------------------------------------------------


  夜凉如水,浓稠的夜色如打翻的墨水一班,深沉得化不开,皎洁的月色和点点的星光撒在了燕北所有人家的屋顶上。

 

燕洵穿着黑色单衣,坐在书案前微微低头,领口处依稀可见古铜色的胸膛。

 

楚乔端着一碗糖炒栗子和一杯热羊奶走进书房,烛光下小小红色光圈,燕洵正埋首于诸多公文中。

 

「大晚上的,光线不够看这么多字对眼睛不好,别太累了!」

 

把碗和杯子递给他,盯着他喝了一口,楚乔翘起弯弯的嘴角,修长的指节替他按摩僵硬的肩膀和脖颈,触手的地方传来他的温暖的体温。

 

燕洵动动头舒展着近乎酸麻的脖子,伸长蜷曲已久麻木的两条长腿。

 

「给你捏捏腿。」楚乔蹲了下来,十个指尖以合适力道轻柔着捏着他酸麻已久的大腿。

 

「这么晚了你怀着孩子,先去睡吧!」

 

燕洵低头含笑大手拽她的小手,楚乔起身后软软地向后栽去,倒在他怀中,燕洵的胳膊紧紧地圈住怀中的人,柔声地劝着她。

 

四目相对,楚乔清楚看着他好看的脸上明显的疲惫倦色。

 

烛光下白瓷的杯中的白色异体还腾腾冒着热气,杯体留下一圈旖旎的指印。

 

楚乔伸长两只手,轻轻地圈着他脖子,瞇起眼盯着他坚定的说:「我陪你,宝宝也想爹陪。」

 

「阿楚,这是国家机密,岂能轻易外泄。」

 

燕洵板起脸止住脸上的上故作严肃的说。

 

楚乔挣脱出他的怀中,转过头嬉皮笑脸的对他说:「那正好,我替你看着,秀丽王在此看哪个小贼不知死活赶来盗取。」

 

笑得没心没肺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燕洵有些感叹,小野猫是抓准了他对她狠不下心的弱点!

 

这一辈子他大概是栽在她手里了。

 

果然红颜祸水啊!

 

「我在旁边给你剥栗子。」楚乔边说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来。

 

轻叹了一口气,燕洵起身去旁边柜子拿出羊毛披肩,小心翼翼地给她披上,又嘀咕的说「这会都快冬天了披好了别着凉,怀孩子的人还这么大意。」

 

至从回燕北后,身为燕北新王,他要处理的事也越发的多,经常要熬夜处理一些公文,阿楚至从怀上孩子总缠着要陪他,索性就在书房给她备了披肩。

 

「燕洵,谢谢。」

 

楚乔漂亮的大眼眨了眨,看着他漆黑的眸子,恍若引了繁星点点,晶莹透亮好看的紧。

 

眼神对视,一分钟两分钟过去,桌上烛光轻盈的跳动映照楚乔两颊上泛出的红霞,最终她不禁失笑轻轻推他,有些窘迫的说:「你不是还要处理公文。」

 

万籁俱寂,整间书房乃至整个燕北好像都静谧无声,只剩下他翻阅纸张和写字时发出的轻微的声响。

 

白皙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剥起手中的栗子,去壳后的果肉看着橙黄诱人,整个书房都飘散着淡淡的甜香。

 

她将剥好的栗子递到燕洵嘴边,燕洵很自然的张嘴从纤长的手指轻巧地将栗子叼了过去,动作纯熟的仿若以练习了许久一般。

 

没多久喂食完楚乔觉得有些无聊,就抬头,捧着下巴瞇起眼盯着他的脸”欣赏”一会。

 

人认真做事往往是最迷人的,何况他本来就长得好看。

 

燕洵的侧脸在烛光的摇映下显得轮廓线特别深遂,加之本就长得精致的五官,配上认真的眼神,实在是好看的紧。

燕洵本想抬头看她在做什么,却瞧见到楚乔一动也不动的盯着他,让他有些惊吓。

 

喝口水压压惊,居然还呛到。

 

楚乔给他顺顺气,看他的反应觉得有些好笑。

 

「阿楚,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楚乔吞了吞口水,有些心虚有点不好意思总不能说因为你长得好看。

 

「没什么,你还没忙完阿?」

 

「国家大事既琐碎又繁多,我答应过你要把燕北治理成一个百姓都能安居乐业好好生活的地方,自然要多耗费些精力。」

 

「你别太累了才好,我相信你一会做得到。」楚乔甜甜的笑着,瞅着自己肚子忽然问他。。

 

「燕洵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楚乔轻轻抚着自己微微秃起的小腹,两颊酡红晶亮眸子溢着满满的母爱。

 

燕洵面向她,伸手将她颊上的一缕碎发挽到耳后,想了想回答得挺快「女孩好,像阿楚一样漂亮的女孩!」眼神里彷佛正在勾勒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样子。

 

瞧他这期待劲,楚乔撇撇嘴开玩笑地说「女孩怕是要被你宠上天,我们认识这么久怎么没见你多宠我。」

 

有人的醋坛子打翻了!

 

对象是还没有生出来的孩子。

 

察觉到他炙热调侃的视线,楚乔佯装瞪他,仿佛在说,没错,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

 

燕洵揉揉她的头「我还不宠妳啊,我还送你礼物了。」

 

「什么?」

 

「我。」

 

瞧他答的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吧!不过你调戏别人怎么自己耳根红了!笨蛋!」

 

敢当面数落燕北王笨蛋,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胆大的小野猫了。

 

「燕洵,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嗯?」

 

「当初在天牢的时候,我听见你说要血洗长安,为什么后来没有这样做?」

 

 他们逃出长安的时候,燕洵只手刃了仇人赵东亭和魏帝,元嵩元淳乃至尚武堂的人也都念着旧情轻放了,更遑论伤害长安的百姓。

 

「妳告诉过我恨魏帝,就不要变得和他一样,而且我不想妳难过。」他眼神迷茫的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顿了顿又说「但我抛弃了秀丽军,那个时候妳一定很伤心。」

 

「我不伤心,我知道你因为当年燕北破关百姓被屠心里痛苦才会这样,我只是心疼你。」

 

况且,在她的努力下燕洵乃至燕北的百姓也慢慢地接受了秀丽军。

 

为了她,他试着放下仇恨,她已经心满意足。

 

「我知道放下过去不容易,你做的很好了。」楚乔紧紧的握着燕洵的手,轻轻地说。

 

「阿楚,谢谢妳一直陪着我。」

 

楚乔见羊奶还没喝完,拿起杯子眼看着就要入口,却被他伸手拦截。

 

燕洵皱着眉「妳是孕妇,冷了别喝!」

 

离他们吃晚上确实有一段时间了,而且御医也说过孕妇易饿:「厨房里还有晚饭剩的蓬米粥,我让丫鬟热好了给妳盛来。」

 

一会后,楚乔用小调羹吃起丫鬟拿来的粥。

 

「你也吃。」楚乔将调羹递给燕洵。

 

燕洵摇摇头,眼神里尽是温柔:「妳吃吧,现在妳是一人吃两人补。」

 

又忙了一会儿,燕洵决定结束今晚的工作,看着她把剩余的粥喝完 ,牵着她进房间。

 

岁月静好,两人相拥而眠。



评论(6)
热度(42)
  1. 路寒无意返我是美人魚 转载了此文字

纵然情深 奈何缘浅 八年相伴 最终分道扬镳
燕洵 X楚乔